FC2ブログ

Travel with the Blues IV

「I need more affection than you know.」 Best Browser: Firefox 2.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Musings II

无责任搬旧翻译第2弹!(殴)水平不足请多包涵~
本文包含R18内容,未成年人士&CP相逆者请止步.

标题 Musings II

作者 Laura Bryannan
语言 英语
原作 >>click<<
配对 仁幻 from Samurai Champloo
分级 R18
翻译 mercurix
这是一趟发现之旅.说实话,我无法读懂它,更不知它会怎样带给我变化.我只是头一次强烈感受到自己生命的存在.如今我意识到,自己的大部分人生都在道场那镀金鸟笼中流失掉了,被放逐后的日子则是在无止尽的打斗中等死.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把发生在道场的那个悲剧看作生命中一切美好事物的终结.现在我发现,自己完全搞错了.

当下,我正和两个普通人一同流浪,仿佛命中注定般.在这旅行前,我从未接触过这类人.我确实与小贩,佣工,农民打过交道,但也仅限于打交道而已.在此之前,我不曾有过长期与普通人相处的经历.让我惊诧的是,这两个家伙正在一点点将我唤醒.如今,一个生命曾被陈腐礼教所束缚,无时无刻不注重习俗与形式的人,正在向过着简单生活的人们学习!现在我才意识到,自己从前在某种程度上一直是行尸走肉.我依然努力试图弄清楚这一切.

拿吃饭来说吧,无幻和风觉得饿了就会吃(前提是我们有钱),很明显,他们只听身体的话.当肚子发出饥饿信号时,他们便会开始吃,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一样.我怀疑自己还是个孩子时都不会这样.要么在母亲房里吃,要么在道场吃,要么不吃.我所受的教育要求,身体必须由精神来支配,忽略和掌控.当大脑意识到用餐时间来临时我才吃饭.有时我会发现在那一刻肚子真的会饿,但大脑决定用餐前仍不会有饥饿感.人要重视身体感觉这种事,我是最近才慢慢发觉的.

之前的生活环境就像一座象牙塔,数年来将我与世隔绝,而我竟浑然不知地深陷其中.遭放逐后的我紧闭心扉,从未关心过自身感受.现在的我可以清楚地描述内心的感觉.但要确实深入体会身体感官么?我讨厌这样,因此很久之前便放弃了.内心深处究竟有什么呢?源自父亲的耻辱与恐惧,拜兄长所赐而遭受的巨大苦痛,母亲与弟弟的去世留下的悲叹.这一切对年轻时的我来说太过沉重,我只能将其深锁心底.

道场的生活加重了我的自闭倾向,却将我造就为锐利的武士.我变得所向无敌,只因自己不需要任何人,我在感情上与任何人都毫无瓜葛,即使是景时师父也与我无关.他人无尽的嫉妒与愤恨使我不能向那里的任何人敞开心扉,而远离那一切的现如今,我发现自己不再恐惧于体验自身感受.最近的感官反应令我愉悦的同时也给我了惊喜.

两位旅伴正将我过去的痕迹一点点磨去,回忆的次数越来越少,那种仿佛身处巨大阴暗蛛网中央的不安经历,我一点都不会去想念.我的朋友们,嗯,这种词从我嘴里说出来显得太奇怪,因为在这旅行之前,我从不相信自己会认识可以称作"朋友"的人.好吧,我的两位朋友都拥有让我身心放松的力量.和他们相处是十分惬意的事,我可以找回自己的本心.形似小痞子的无幻和形似笨小孩的风,我熟知他们更深处的模样.他和风平时总爱吵架,但我知道两人会在别人不注意时默默注视对方,这让我很开心.我们能够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而我会一直想着这回事.


我要在这种崭新关系中尽情伸展.三个人的相遇绝不是巧合,而是命运有意的安排.一方面来说我们都无家可归.或许我不完全是这样.但自从所谓的家只剩下两位兄长以来,我便完全丧失了回家的欲望.由于我所带来的耻辱,他们一定也不愿看见我吧.如今的三个人相互成为彼此的依靠才是关键.

我意识到三个人待在一起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并努力专注于现在,而不去担心到达长崎后不可避免的分别.若是去想那种事,我便会彻底沮丧,因为我清晰地知道自己的生命中缺不了这两个家伙.所以我唯一放心去想的事便是策划如何完善三人之间的关系.大致的轮廓已描好,只看是否要付诸实践了.

此时此刻,我正试着观察这两位老师,并向他们学习.经过骸那件事后,我们彼此的心靠得更近了.当时我和风都震惊地认为无幻死掉了.在他活着回来时,我心中付出一切去换回他的愚蠢心情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注意到风不太了解无幻的心情,而他也不大了解他.这一切让生活更加平静安逸了,不错哦.

虽然说起来很怪异,但我有时确实觉得快乐.说实话,我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会乐于面对新的一天,对未来热切期盼了.然后,天啊,有个情人感觉真不错,特别是无幻这种与我如此契合的.我承认这更怪异.在他之前,我从未喜欢上过哪个性伴侣,但不让我蔑视自己或对方的性事真的很棒.我发现自己总在想色色的事情!一方面努力不去那样做,一方面又说服自己接受这种改变.最终我不再藐视官能的反应,也不再抗拒真正的心情.

既然我已停止自我斗争,便能更好地享受生活.我试着保持初学者式的纯真心情.即使感觉像个傻瓜也不去斥责自己.无幻总能把我变成傻瓜.谁能料到我会从这家伙身上学到那么多东西?比如...我找到自己不喜欢接吻的原因了.我本能地避开这种行为,只因它能让我手足无措.至少无幻的吻会令我丢盔弃甲.一旦他吻上来,大脑便会一片空白,心里只感觉到他.我惊讶于自己多么想要,甚至是渴求他的吻.或许有人会认为像无幻这么淫乱的家伙会粗暴地扑上来,舔遍对方的脸.谢天谢地,事实并非如此.实际上他的吻相当干净,不然我会无法忍受的.

有段时间我曾竭力阻止他吻我,或许是习惯使然吧.可我承认,最近自己渴望着他的吻.当意识到留美子与我之间从不曾有过亲吻时,我开始扪心自问,怎么会一直忽略如此美好的事物.她教了我所有其他的事情,除了接吻.大概那是她隐藏内心最深处秘密的方法吧.我从不希求她的吻,因此直到现在我才发觉她从不吻我.很奇怪啊.

啊,有点偏题了.我花去许多时间苦思冥想,无幻到底为什么要吻我呢?只要风不注意,他便会捉住我,吻得七荤八素,直到情况不允许为止.然后他会低声咕哝,嗯,或者是叹着气,放开我.我则被傻傻地丢在那里,脑中瞬间空白,还要在风注意到之前回过神来.我有些自我膨胀地认为无幻在诱惑我,只因他喜欢我,而不是想凌驾于我之上.我希望他是因自身欲望而这么做的,而不是想操控我.到了最后,只要他这么吻下去,我已不想去追究其中含义了.

某个晚上,我试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结果十分成功.风出去洗澡了,于是无幻一踏进门我便扭过他的脑袋将他压倒.我试着像他吻我那样吻他,这么做有效么?嗯,我感觉到他渐渐重心不稳,然后整个人软了下去,所以...应该有效吧.

"混帐!"他边喘边骂,"你他妈居然吻我!"他惊诧地盯着我看了好一阵,然后要求,"再来一次!"我照办了,好棒啊.我尽可能久地掌握进度,但他的毛爪子一伸进我和服裤中我便失控了.这实在有趣,而且他似乎是真心喜欢接吻,所以说,或许他真的很在意我?我该往好的方面多想想.


无幻身上的伤痕一直留在我脑中,挥之不去.他胸前的一系列割伤戳伤,比我所见过任何一具身体上的都要多.不过这对武士来说不奇怪,我自己身上也有几个.但他的背后就另当别论了.这家伙背上的伤痕根本叫人没办法忽略,如果我采取正面体位便会摸到他们,如果我从身后覆住他,它们就会直接映入我眼中.大多数伤口看上去都很老了,所以无幻一定在非常年轻时就受了伤.然而,我为他全身涂满橄榄油按摩时才找遍所有伤痕.一共有四组印记,两组让我好奇,一组令我反感,剩下一组则彻底吓到了我.过了好长时间我才鼓起勇气,下决心问他这些伤痕的事.不过我这么做,是为了使自己敞开心扉.对无幻了解得越多,我心周围的坚冰就融得越快.所以,这是当下的第一要务.

某天我们懒懒地腻在村子旁边的小树林中.做完之后的他总是一副甜熟的困倦样子,所以我想他会愿意和我谈谈.我的手指轻描过那些横在他背上的最轻的伤,鞭痕,一共十一条.

"这些伤是怎么来的,无幻?"我问道,"那时候你一定年纪还小吧."

"你在说什么啊?"他确实有些迷惑.

"你背上的疤,看起来像用鞭子抽过."

"那些啊,我都不知道他们还在.你知道,我又看不见."他打了个呵欠又伸了个懒腰,"那时我还小,在当地小店偷东西被抓了,我和同伙挨了二十鞭子.没被剁掉双手已经很幸运了."

"你才八岁,他们就抽了你二十鞭?!"

他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耸耸肩,仿佛在说,抽都抽了,那是没办法的事.

"那这些呢?"我抚着他臀瓣上的伤痕,这六条比背上那些要深.

那家伙吃吃地笑起来,真是搞不懂他.

"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那个,搞不好你再也不会让我靠近你的玩意了."

我想不出他会做出什么事,能造成那种效果,因此我请他说出来.他认真地盯着我看了好久,然后露出要讲故事的表情.

"我有个好朋友开了家妓院.有时候我会过去玩,耍点小花招,挣几个零花钱什么的."

"你那时多大?"我几乎不敢问.

"不记得了,大概十一二岁吧."我一阵战栗.

"那里有个混蛋,总喜欢打姑娘,把妓院闹得鸡犬不宁.大家都恨透了他,但那家伙有钱,不能不放他进来.有一天他找上了我,大概是他最喜欢的姑娘被其他人包了吧.不过,不管那混帐给我多少钱,我都不想去吸他的玩意.可他太壮了,一下就抓住我的脸,挤进我嘴里.所以,我咬了他,怎么样?我狠狠地咬下去,都能尝到血了.我只记得那些,然后就被他打晕了.再醒过来时,我就被扒光了捆在管事的房里,为那件事受罚.应该是刷了十鞭子吧.不过那也值得,妓院里所有姑娘从那之后都待我不错,那些以前打过我的人也开始后悔.大概我给他们树了个榜样.那混蛋再也没在那一带露过脸.他以他的暴行为荣,我也一样."

这家伙...真棒.

我转向延伸至他后腰几寸的神秘伤口,这三条痕迹一直爬进他臀缝中.谁会干出这种事?虽然有些难以启齿,光是想想这个问题就会令我恼火.

"那这些呢?"我抚弄着他们,问道.很明显,那些是最近的伤痕,连颜色都还未变浅.他扭过头去,却看不见.

"他们长什么样?"他问.

"嗯...他们看起来就像...呃,从你缝缝里长出来的三条线,就像这样..."我加大力道描过伤痕,让他能感觉到位置.

他笑起来.

"它们真的还在?"他又够着看了看,"不错啊,我都不知道呢!"

我疑惑地睁大了眼,这家伙还是人么?

"讲清楚!"我要求道.

"就在几年前,我和一个很棒的女人在一起.她大我十岁的样子,不是妓女.老兄,那简直是个尤物,大胸,翘臀,舌技相当了得.她很可爱,脑子却不大正常,总想对我做些变态的事.我一直由她去,因为她太漂亮了,我其他兄弟都因为这个嫉妒我呢.有时候感觉真的蛮不错."他在回忆中沉浸了片刻.

"有天她玩腻了,想要我出去.但她又说'我要在你走之前给你留个印子,答应么?'我当然答应了,只要能继续干她,叫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以为任她摆布就能让她回心转意.所以,她让我趴下来,手脚分开,然后用不知用什么混帐东西抽了我,疼得要死!她丢下一句'我回来时不想看见你'就走了.我后来也去找过她,结果碰了一鼻子灰.过了不久她就搬走了.就是这样."

他摸着那些伤痕,回味着,脸上浮出笑容,真是个怪人!

"你喜欢她怎么和你做?"我装作天真地问.

他狐疑地盯着我,"别问那种事!我不会傻第二次了!"

"哦,我懂了."我笑道,"怪不得你对那女忍者八叶小姐穷追不舍,原来是对投怀送抱型的没兴趣了呀."

"闭嘴,你这混蛋."

听见他的回答,我自顾自地笑起来,决定再次探索他那阴暗的过去.无幻身上还有一处伤,一想到那个我肠子都会纠结.那伤口看起来就像,嗯,就像某人用一把刀直捣进他的后庭.

我深深呼吸一次.

"这个呢,无幻?"我抚着那个异常敏感的部位,发现他起了鸡皮疙瘩,身体开始颤抖,但脸上仍是笑.

他叹了口气.

"具体怎么弄的记不清了.我被下了药,醒过来时躺在郎中那里.我被打断了几根肋骨,下巴碎了,还丢了几颗牙.别人告诉我说我被人用刀干了.过了很久才治好,因为那种地方总会感染,知道吧?"他又叹了口气."我很庆幸自己记不得那件事了."

"我也是."我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抚摩着他漂亮的臀.

"嗯嗯嗯嗯~~~"他把头埋进臂弯中咕哝着,"好想睡~~~"

我微笑起来,开始穿衣服.

突然间,我意识到最后那个伤疤很明显是最老的一个.如果他背上的鞭痕真的是八岁时弄的,那我几乎会哭出来.我几乎是不由自主地停止了这样的想法,却仍然惊诧自己对这个男人居然如此在意.又要花上好长时间才能想通这一切了.确实,我们的谈话让我心中的坚冰又融化了几许.


回归本性.我一直回味着被人从内部掏空的感受.自己在这不可思议的禽兽手中变成了闻所未闻的奇妙模样,感觉是如此迷人.而我承认自己只会和这家伙玩到底,因为我也知道怎样解除他的武装.我并不是毫无防备,也有自己的进攻方式.

大多数时候,给予无幻他想要的那样东西就可以了.让那家伙躺下,把他一层层剥开,多么甜美而媚惑的画面!一旦被进入,他就像换了个人.脸上粗硬的线条变得柔和起来,平时那愤世嫉俗的表情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情事中的他看起来就像个孩子,我第一次看到这情景时不得不提醒自己,这家伙只比我小了一岁而已.在很多方面他本来就是个大孩子.或许我的童年早已在道场中消磨尽了,而他的没有.我甚至不记得自己曾和无幻一样年轻过.

压倒无幻,不然自己便会陷入疯狂.即使我与他形影不离,大多数时候也没办法压制住他.我就是做不到.这是我无法放弃的原则之一.我是最年长,也是最理智的一个,所以要做些事情让他知道谁才是总攻.我真切地体会着做这些妙事的快乐,却一直无法理清一切头绪.

我认识到,如果无幻再节制一点,我可能会和他做得更多.大概那是我的另一个原则.很明显,我不像他那么耽溺于性.有时不管对他还是另外的什么人,我都提不起任何兴趣.去想象他和风在一起的样子必然是刺激到极点,不过那种事的可能性近乎为零.有时候他会去找个妓女,或者运气好,碰上当地村子里的女人,我知道他也会自行解决.嗯,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吧.我想要他时便会疯狂需索,不想要时碰都不会碰.所以我们都算是在迁就对方吧.我任他将我往未知的方向诱惑,好几次他都在等待中煎熬.他会认为我试图掌控他,但他错了.我只是在那方面与他不同而已.

压倒无幻,这是他一直想要的.在我面前,他总是愿意被进入.没有任何花样,没有任何伪装,总是简单明白直截了当.干我吧,仁.你他妈的,干我.快干啊你这断子绝孙的混帐!我很清楚自己的立场.让他等待全部的进入吧.我会埋入他体内大半,尽量做到不紧不慢.那通常会催生些可爱的小插曲.

起初他会催促剩下的部分,然后会哀求,接下来是诅咒和威胁,最终他会试着扭动身体将我纳入更深处.如果我能再坚持片刻,那么当我给予他最后一击时,这家伙会立刻整个人融化的.最精彩的部分是,他会变成不曾被命运凌辱的那个孩子.我依然惊诧于性给无幻带来的巨大变化.我是否忘记了什么重要事情,又不曾向他提出过呢?我不记得自己曾多少次试图满足他,却被他拨开手指.

"不要,我不想那样射."他会埋怨,"只管干我,好吧?"我只能照办.

许多次我都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意愿,将飘飘欲仙的自己拉回现实.惟有这样才能在他体内长时间硬下去.当我觉察到高潮的蠢蠢欲动时,便会将自己整个抽离,再慢慢地,慢慢地插入.然后,用自己最后的几寸深深刺进他的身体,这样就够了.绝大多数时间他就会那样到达顶点,其间我们都未曾碰触过他的性器.


我抱无幻时喜欢从正面来,如果他愿意,我倒是很期待能看他的表情.但他越是接近高潮就越是要躲开我的目光.这实在太迷人了.他会扬起一只或两只手臂,把脸藏在后面.在我快射出来前某个时刻他也总会咬胳膊.我曾认为他遮着脸是为了不让我看见他敏感的样子,但昨天的他彻底给了我惊喜,直到现在我依然在想着这事.

我实在太好奇了,再加上想看他的表情,于是拉开了他的手臂.他过了好一阵才发觉.我已在他体内律动好久了,而他的反应可爱到极点!然后他喘着说,"不行,不能看你!"

"什么?"我并不放开他的手腕,"那是什么意思?"

"我不能看你,不然会受不了的.你他妈太漂亮了...给我放手!"

我让他抽开手臂,于是他又遮住了脸.

说实话,我要被无幻打败了.他给我惊诧的同时又让我的心充满希望.我可以认为自己正与平凡人一同过着平凡的生活么?它是如此珍贵,我甚至不敢诉说,也不敢相信自己对其竟如此渴求.仿佛只要拥有它,我就能找回自我本心.从前那个与世隔绝的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现在的我深知自己对平凡生活的渴望.既然我已寻觅到一点皮毛,就绝不会轻易将它放弃.我会为之奋战,因为我那情人一定会说,这他妈就是一趟发现之旅!

[END]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好熟悉好怀念的岁月咯(抽打脸)
依然喜欢这种毫不扭捏的H...其实算来你也算是爬过的墙比楼梯多的种类了吧(按住揍)
【2007/10/04 00:09】 URL | kiri #- [編集]


哦哦哦哦怀念么><
都是身经百战的类型嘛囧
不要说得那么直接啊= =不过这句话我要裱起来!
【2007/10/04 10:44】 URL | M #-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ercurix.blog80.fc2.com/tb.php/179-965b39e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owered By FC2ブログ
Template By oresamachan
まとめ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