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Travel with the Blues IV

「I need more affection than you know.」 Best Browser: Firefox 2.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he Battle

去年秋天欲求不满的劳动成果,年代久远,翻译水平不足请多包涵,授权书请运用本blog搜索功能寻找.
本文包含R18内容以及互攻情节,未成年人士&接受不能者请止步.炸到的话后果自负哟~
另外看不明白的部分请在Link中寻找Laura的文站自行考证上下文,以上.

标题 The Battle
作者 Laura Bryannan
语言 英语
原作 >>click<<
配对 幻仁幻 from Samurai Champloo
分级 R18
翻译 mercurix

我的现任相好,是个让人晕头转向的家伙.他体内的不安分时常困扰着我,却也将我与他相处的日子变得十分有趣.我至今尚未感到厌烦,恰好说明了这一点.若是回到从前,感情进行到这个阶段后便会落入我所不能忍受的俗套模式中.我会熟知对方的行为,语言,需索,以及对我身体的一切反应,让人心烦.但是无幻不会这样,相反,我常醉心于他那出人意料的言行,或许有时还是会觉得迷惑,但大多数时候,这家伙总那么迷人.

直到真正面对他的反抗,我才知道说服他进入我是多么困难.每一天我都能感受到他的力量,从他的一言一行与生活方式中深深体会到他与生俱来的攻的本性,因此我以为他会很高兴压倒我的.可谁知道和他打这个商量会那么难?我百思不得其解.

他坚信自己是个受,可我知道事实并非如此,至少他与我从前接触过的受不同.我讨厌那种类型,也从不与他们扯上关系.他告诉我说自己被训练成渴望被人贯穿的体质,我知道他是被毒打至屈服的,但那决非他的本性.我个人从不把受等同于被人贯穿,可很明显,他是那么认为的.

对我来说,受是意志薄弱的一方,他们希望被人压倒,于是便无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沉迷于自己的酥软无力,并以此来引诱攻方.一句话,他们渴望被征服.我确实有那么一点势利,但我绝对没兴趣去征服一个无法征服自己的人.无幻完全不是那种人,他总在与自己的状态相抗衡,每当我看见他如此挣扎,便会心痛不已.

我意识到自己把从前在道场多年的受方遭遇过分地强加在了无幻身上..当景时师父开始向我需索时,少不更事的我把那当作了赏识.我不断取悦师父,试着去享受他让我做的一切.这段关系给予我的地位自然是令人晕眩的,然而随着时间流失,这逐渐变成一种骇人的任务,我也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人格的污损.

日复一日,我跪在他面前,让他插入我口中,并努力不要呕吐出来,祈祷他可以快点射出来,然而那是很稀罕的.更糟的是,射精对他来讲从来都是无所谓的事.他永远不会满足,只会对我说声谢,然后继续,一次次重新来过,仿佛之前从未到达过顶点.我开始把他看作某种贪婪的恶鬼,精力好象旋涡般吸入一切.在他心中有个洞,我给物他的所有东西一旦进入,便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在我长大一点后,便尝试着想象角色转换.一开始我被自己对师父的邪念吓坏了.不过现在我知道,这念头能让我保持神智清醒.我想象他被我的性器弄得无法呼吸,想象自己冷眼旁观他的痛苦,把他煎熬的表情深深印在脑海中,就像他对我做的一样.

现在我认识到,按照自己的愿望来对待情人,实际是件错误的事.或许这就是命运赐予我磨难的原因,师父多年来无视我的本性,逼迫我去做那种事情,所以我杀了他.生活,是如此复杂.

无幻的挣扎明白地显示出,他心里并没藏着对我复仇的臆想.我该觉得庆幸吧.但他的反抗本身就令我不解.这家伙在我看来就是天生的攻,我真切地认为,只要我点头,他便会跳起来压倒我,因此他如今对角色互换的拒绝显得十分没道理.我明白他做受的磨练比我所想的要深入得多,可我相信我们能够克服这一点.大家相互支持着才走到今天,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他人格中不为我所知的一面是最后的障碍.这让我不得不开始策划点什么.我相信自己可以把握好一些的,因此信心满满.


事情发生在他初次进入我之后的第二天.当时我们已经约定好以后继续.在我提议时,他的脸色很怪,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所以我也没多想什么.第二天傍晚,风和一起工作的同伴出去吃饭,她一迈出大门我便转向他.

"来做吧."我有些焦急.

"不."他答道,"我还不能接受这个."

"可你答应过我啊."我走到他面前,开始解他的裤带.他捉住我的手,强迫我停下,然后转过身,背对着我.我搂住他的腰,可他强行挣开了去,随后逃到房间另一个角落.

"不要!"他坚持道,"我不想这样."

"无幻,"我有点恼怒了,"骗人的吧...我想要你.来吧,我们没多少时间了,躺下来做一次啊!"

"他带着最奇怪的表情盯着我看,好象一头被逼到绝境,露出獠牙的野兽.

"有本事就来呀."他挑衅着.

哦,老天啊.我叹了口气,不管他是怎么了,我已经没了耐心.

"要是被我踢出去,你就没多大用处了."我说.

"大概吧."他哼了一声,手放在臀上,腿间却是蓄势待发.究竟是怎么回事?

忽然之间我明白了,在这件事发生的一瞬间我便意识到它.命运给了我另一个雪丸.在小时候受过太多伤害的雪丸不懂什么是温柔,面对我的关怀也无动于衷.我不是个残忍的人,一心想将他带上正道,结果却是无功而返.雪丸需要经常被人伤害,因此在与他相处的几个月里,我变得越来越懂得如何刺伤他人.

在我回忆有关雪丸的事情时,突然想起之前与无幻的对话.那次他解开了我的马尾,让我很生气.事后他承认自己是惟恐天下不乱的类型,激怒我是为了看我的暴力反应.可当我克制住自己,不去与他计较时,他明显失望了.

我一直都没去仔细考虑他的话,但现在一切都再清楚不过了,真让人沮丧.令人惊惧的回忆浮上心头,我不希望无幻变成第二个雪丸,不希望悲剧重演,要怎么办才好?

"究竟要我做什么,你才会答应?"我开始拖延时间.

"你把我按倒,让我哭着求饶,我就照你说的去做,"他回答,"不然,你就自己干自己去."

我悲哀地意识到,自己的预感完全正确.他在告诉我,伤害我,直至我屈服,不然输的就是你.

之前的崩溃让他变得脆弱,而现在,他在考验我.对他说爱是没用的.再三考虑之后,我决定要伤害他.因为归根结底,我必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想要被他压倒,又不想被他看扁.如果伤害他可以达到目的,我会毫不犹豫去做.

我审视了这个房间,面积很小,正好适合我做坏事.无幻要打起来是需要一定空间的,这里不够他施展拳脚.万一真的打起来,会弄坏很多东西,我可不想向房东赔上一大笔钱.我不能打他,也不能以任何一种形式刺伤他.只要做得到,我会不顾一切地挽救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最后,可行的办法只有...耍阴招.


我曾在某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医生身边待过两年,学到了最精妙有趣的穴位知识.张师父在我生命中是强大又慈爱的存在,他也很高兴拥有一个与他一样痴迷于经脉的学生.现在,他的教导应该派得上用场了.

在拇指与食指之间,脉络交汇的一点对应大肠,只要用力摁下去就能让人痛不欲生.我承认这一招很阴险,可我是自私的家伙呀.

"把你的右手给我."我对无幻说着,伸出了自己的手.他迟疑了片刻,然后照办了.我握住那只手,环住腕部,中指摸到精确位置,然后狠狠按下去.他尖叫起来,试着把手扭开,但我掐得紧紧的.我随便挑了个数字,十,开始默默数起来.他在数到三时跪了下来,在数到六时大声求饶,但我坚持到了十才减轻力道,却没有放开手指.

"躺下来,让我骑上去."我命令道.

"遵命!"他啜泣着回答,上气不接下气.

"称呼呢?"

"遵命,先生;遵命,仁;遵命,大人."他颤抖着寻找合适的词汇,不愧是曾受过调教的身体.

"说'遵命,仁'就可以了."我让声音变得柔和些,松开他的手,指了指蒲团,"趁时间还早,把衣服脱了,躺上去."

他惊诧地看着自己的手,然后照我说的做了.在我脱衣服拿橄榄油时,他全裸着坐在那里,依然盯着手看.于是我一把将他推倒在蒲团上.谢天谢地,这家伙那个部分已经硬了,但人看起来无精打采,还有些惊慌失措.

我给他抹上油,跨坐在他膝上.他把脸转向墙边,不敢看我.猜到他会变得更不自然,我只好抑制住吻他的冲动.像之前那样摆正体位时,我装作没发现他往日狂喜参与和今天冷淡退缩之间的差别.只要集中精神去做手头的事情就行了,只要他能回过神来就行了.我对准他的性器缓缓地坐下去,希望这次能轻松一点.可实际上要难得多,我不知如何打开身体,内壁也因前一天的情事而刺痛.最终我还是到达了那一点,紧接着,熟悉的快感侵袭而来.

我用双手支撑起身体,瞟了他一眼.他双眼紧闭,脸转向一边,呼吸紊乱,心不在焉.这家伙根本不在状态,我也不想这样,但此时此刻,快感让我无法停止正在做的一切.强迫一个人进入自己算不算强暴呢?我不清楚,尽管从表面看来差不多就是如此.希望一次高潮能让无幻回过神来,不然事情会变得更糟.

前一天他进入我时两人都意乱情迷,于是很快便到达了顶点.今天则没那么紧迫,我可以慢慢来.我闭上眼,专心感受他在我体内的动作,好棒哦.本来我已经让他推至最深处了,可他的性器仍在不断膨胀,因此在挤入与滑出时,内壁得到了最充分的摩擦.不论他在什么位置,我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嗯,实在是,很不错呀.我一次次尽可能多地将他拉出,又推到体内最敏感的一点,那种感觉让人欲仙欲死.

在那之后的事情我就记不太清了.身体仿佛是不受操控地动作着,快感尽情肆虐.我在他上方慢舞着,沉溺于体内的每一点触感.如此专注于自身感受,几乎要忘却身边的一切,当我发现自己忘情地扶着臀时,惊诧得差点灵魂出窍.我使劲眨了眨眼,试着回想起自己到底在做什么,然后,遇上了他讶异的目光.我的心狂跳起来,他回来了.

"你真的很喜欢被插啊."他轻轻地说着,声音里满是怀疑.

"就算是吧.所以你就别打断我了,好么?"

"我要射了."

哎呀.我又眨了眨眼,最终注意到他迷离的眼神,以及那具在我身下喘息,扭动,流汗的躯体.这家伙看上去太棒了,我咬着脸颊内侧肌肉才能忍住不笑出来.

"那就闭嘴,继续做."我命令道.

"遵命,仁."他用近乎恭谦的语气回答,然后...天啊,他开始主动了!无幻的手牢牢地扶在我臀上,可我还需死死抓住蒲团边缘撑住自己,才能承受他的抽插.他听起来像某种野兽,用我所不知道的方式咆哮着.我迷糊地意识到,如果现在不停下来的话,自己就要射了.可我还有其他计划.不由自主地回应了他的重击后,我俯下身去,靠到他耳边.

"你射了之后,我还需要人帮我舔哦."

这家伙的呻吟美妙得无人能及.他全身剧烈抖动着,在释放的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他的性器在体内脉动.他安静下来时,我放松了身体,整个人塌在他胸前.他手臂的环抱令我喜悦不已,无幻还在啊,他不让我离开.我把体内的性器轻轻挤出后好久,他还一直搂着我.稍微多等了片刻,我决定进行下一步了,谁知道风什么时候回来?

"无幻,放开吧."我轻声说.他放松了手臂,我在他膝上坐起来.这家伙看起来又像原来那个琉球浪客了.做完最后一步,他或许就能回归本性.

膝盖都有点僵硬了.我摇晃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到墙边,倚靠在上面.以前他帮我用嘴做时,我所采取的坐姿不能给自己多大活动空间.今晚我想好好做上一场,所以站着会更合适.况且我不想错过这个绝妙的形式.

"过来,给我含进去."我命令道.

"遵命,仁."他的回答中没了迟疑,眼中闪着饥渴的光,四肢着地爬到我面前.

"可以开始了么?"他谦卑地问道.我真想知道是谁把他调教成这样.

"开始吧."他将我含入口中,吞进吐出几次之后又停下来.还在等我下命令么?我把手指插进那乱蓬蓬的头发中,将他拉近.

"吞下去,无幻."我一边说着,一边推挤到他喉咙深处.他挣扎了几秒,然后开始动作.天啊,我几乎要融化在他口中.此时此刻,我坚硬得无法自持.

让无幻口交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实际体验总比性幻想来得更美妙.他在我插入时紧抓住我的臀,不去管后面会发生什么.到达高潮时我倒了下去,而他扶住我,将我摁在墙上,任凭我在他肩头抖动.天哪,这感觉真好.

情事结束后我膝头一软,手指依旧插在无幻头发中,于是把他拉过来,不顾那湿漉漉的脸就吻了上去,仿佛要把之前没吻到的次数都补齐.无幻本性的回归令我如释重负,我并不想就此打住,但风的问题不能忽略.我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也不想让她一进门就撞见我们这种样子.

"穿好衣服吧,风随时会回来."我说.他打了个呵欠,点了点头.我只穿上了衬衫与和服裙.在遇上无幻前,我从未有过里面不穿东西到处乱跑的念头,但现在我已学会享受衣料的直接触感了.

我躺回蒲团上,他依偎过来,头枕在我肩上.很快两人便进入梦乡,风回来时我都没醒过来.半夜时分我睁开眼睛,发现炉膛里的火已经熄了,身边有两个睡熟了,正轻轻打鼾的人.

因此微笑着起来,出门,直到天亮.


于是无幻与我步入了一个美妙无比的阶段.我们约定好让我花一周的时间去习惯这种新体验,之后两人便可以轮流做攻.自从他跨越了最初的那一点障碍,在做攻的方面就进步神速.这家伙像糖果店里的小孩子般不断需索,想起来便觉得有趣.我们试遍了所有可能的体位,有些甚至是我闻所未闻的.无幻在这方面确实蛮有悟性.

我带着被进入后的印记过着日子,当动一动或坐下时便会有一阵愉悦的痛感从身体深处传来.这体验是如此美味.当你进入另一具身体,高潮过后一切便宣告结束.当你被人进入,情事结束后体内仍长时间留有触感.之前我从未考虑过这种事,尽管有点怪怪的,但如今的我爱上了这种感觉.

无幻被我进入后是否会有相同的感受呢?或许他对这种事过于习惯了,感触不像我那么深吧.我永远没法做到像他充满我身体那般填满他.他曾说,被硬成他那样的人插进去是种煎熬,我却不这么认为.我渴求他,只因他是无幻,这根本算不上煎熬.而他仍在思索这个问题.

某天他问我,"我们互相插来插去是不是不大公平?"

"不会啊,"我诚实地答道,"要是不被你插,我才觉得亏了呢.现在我还觉得自己占到便宜了哦."

"你真是个怪胎."

"我知道."


道场有位高望重的老师曾说过,每个攻在骨子里都是个未遇上合适对象的受.有时我在想自己是否也是如此.我不会放弃做攻的位置,但偶尔躺下来被压压也不错.现在我已深知被无幻进入的美妙感觉,我会时常想念它的.

在决定谁压谁的问题上灵活变通一点是很美好的.和无幻在一起永远不可能无聊.命运送给我一个攻受皆宜的情人,一个力量与柔情的完美结合体.如豹般优雅,如狼般迷人.在我眼中,毫无魅力的他才是最魅惑的.无幻是我第一个真正敬重的爱人,或许也是唯一一个让我愿意被其压倒的人.

我不知道在到达长崎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我知道自己会永远珍惜与这个男人所共享的一段人生.幸福感如心跳般真实,只因他在我身边,没有什么可以替代.
[END]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好像没看过这个...为啥...= =+
好...教科书哈~_~作者应该是严谨地扶着眼镜写出来的我感觉...
【2007/10/04 00:14】 URL | kiri #- [編集]


大概因为我只发了后面那个在天籁(给小千)吧...这篇一开始是发天使园的~
其实作者是have been a student and teacher of spirit, consciousness and metaphysics since the early-1970s =口=!
【2007/10/04 10:47】 URL | M #- [編集]


栽倒~那岂不是比我妈还大= =
【2007/10/04 17:09】 URL | kiri #- [編集]


我也是至今不相信这个事实= =
【2007/10/04 19:42】 URL | M #-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ercurix.blog80.fc2.com/tb.php/178-21849e5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owered By FC2ブログ
Template By oresamachan
まとめ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